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這個星期一拿到我的 BSN 號碼,有了這個「通關密碼」,我才能在荷蘭有名有份地生存下來。這個號碼跟我們的「身份證字號」算是有同樣重要的地位。

荷蘭的銀行不算太多,不過最有名的大概是 ING 及荷蘭銀行(ABN-AMRO)。因為剛來的第一個月還沒有銀行帳號,學校無法轉帳薪水給我,學校的折衷辦法是開出支票給我,然後去銀行兌現。因為學校跟荷蘭銀行有合作,加上人在荷蘭,當然選荷蘭銀行囉!荷蘭銀行雖然不是公家機關,但擺出的派頭一樣可不少。不多說,我星期一去銀行兌現支票時,當然就順便約了銀行開戶的時間。雖然前一陣子有金融風暴,也襲捲歐洲,不過也沒辦法,現金擺在銀行還是比較家裡好。

今天上午我依約前往銀行開戶。一開始先跟服務櫃臺說明我此行的目的,知道是開戶後,馬上引領我進去一間很像是 VIP 的休息區,還招待我喝高級的研磨咖啡(比學校的免費咖啡高級太多了)還有小餅乾。當然囉!你是他們未來的客戶,馬上準備放一筆錢在他們身上,投資一杯咖啡是值得的。休息一陣子之後,馬上有一位專門人員帶領你到另一區,一對一地解決你的問題。哇!還沒存錢就享有私人理專的服務哩!這時真的感覺自己很像有錢的大爺。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申請長期居留時,亞洲人還外加一項必備文件 -- 肺結核檢查

這項文件並不是每一個非荷蘭籍的國民都需要,例如持有老歐盟國家甚至是新的歐盟國籍的人民都無須做這項檢查。但亞洲大部分國家都適用(日本人可免)。

是怎樣?你怕我們傳染給你們肺結核,我也很害怕吃了你們的牛肉得到狂牛症呀!

其實這項檢查並非針對亞洲人種,只是通常在歐洲舊大陸,擁有悠久歷史文化傳統的本位主義之下,他們往往覺得自己是「先進國家」,至於「非先進國家」或「已開發國家」的人民想要居留,對不起!就是請你完成這些檢查。而且他們並不相信外國或台灣的檢查報告,台大醫院的報告效力比不上這裡的鄉鎮公所的檢查(也對!連我也開始懷疑台大醫院的公信力)。若不是看在荷蘭政府是免費幫你檢查的情況下,我一定會抱怨更多。這一點,我那學禪修靜坐已有時日的老闆,果然就是老手。面對荷蘭政府的重重難關,已經到達老僧入定、坐懷不亂的境界。老手們面對這樣老牛拖步的政府系統,不但不抱怨,還可以欣賞「她」的美喔!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和荷蘭政府打交道的首要必備技能便是---「耐心的等待」。這看似容易,做起來卻很困難。
如果練就這項武功而到達「無動於心、不形於色」的高超境界,那保證回到台灣之後一定對政府的滿意度破表。因為看似在台灣很簡單的一件事情,到了這裡可能是無止盡的迴圈。

到移民局申請居留?對不起!要等!請等上數個禮拜!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結束了我們在土耳其的會議行程後,我們搭了傍晚的車到了鄰近的一個城市 Selcuk(賽爾柱克)。



遊客來賽爾柱克的原因,幾乎都是為了它旁邊的一個景點--目前保存最好的古遺跡艾菲斯城。遊客通常在這裡住一晚,一早去逛艾菲斯古城,下午結束後逛一下賽爾柱克市區以及一個跟收藏艾菲斯古城文物的博物館,然後搭夜車回伊斯坦堡。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這趟旅行的重點是有「土耳其小希臘」之稱的Bodrum。我們在這裡待了五天。

倒不是這個地方這麼好玩,而是這就是我們開會地點嘛,總是要認真開會一下。也好在這個地方的景點少得可憐,一般觀光客都是在這裡待個半天或一天就搭夜車走人,所以我們也只好心無旁騖地待在會場裡頭了。

乍看 Bodrum 的風景照片咧大概會誤以為身處在希臘吧!就是這麼藍的海水,就是這麼白的白雲,就是這麼白的一群樓房依山傍水,彷彿這個世界再沒有其他顏色可以這麼貼切描繪愛琴海的風情萬種。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棉堡(Pamukkale)是土耳其最著名的景點之一,你如果翻閱有彩圖的旅遊書,一定會對覺得這個城市的名字真的是「名符其實」,就這麼一片白皚皚的石灰岩,渾然天成造就出的特殊景觀而嘖嘖稱奇。只可惜棉堡近年來的負評不斷,一個抱怨是水池乾涸,想要看到過去那種夢境般的美景已經不可能,加上遊客大量湧入小鎮對地形造成的破壞。

但人就是這樣,你一定想說這輩子可能就來這麼一次土耳其,此刻不去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這就像德國的新天鵝堡,大概有八成的台灣人對德國的著名景點,第一名是「新天鵝堡」,這個在日本更是去德國的朝聖級景點。但很多逛完新天鵝堡的人其實都會說,你其實待在堡內的時間有限,沒多久就得離開了,其實有點失望。但如果你去德國旅遊,又似乎無法抗拒莫名的社會壓力,「什麼?你在德國一年竟然沒去過新天鵝堡?」是呀!所以我在那時安排旅遊行程時,也含淚將新天鵝堡排入。抱著同樣的心情,我也含淚將棉堡排進行程。想說如果心中沒有抱著太大的期望,也就不會太失望才對。

我們從卡帕多其亞搭長程夜巴往棉堡。可能現在不是旺季,因此沒有直達車。在歌樂美買票時,我們票是直接買到棉堡。不過車子會在 Denizli 這個車站轉乘小巴士。只是 Denizli 也跟去哥樂美的情形一樣,在轉運站時就會不斷有民宿或旅館的掮客來跟你推銷,說現在旅館很滿,要先跟他們定才有床位等等。我們當初也耳聞有這種情事,因此司機叫我們下車後,便一直纏著司機問,他們公司的免費接駁小巴到底在哪裡,一定要司機說了才算。只不過人算還是不如天算,這趟接駁確實是免費的,也順利地抵達棉堡,但原來這家巴士公司( Metro 不是很大家的公司嗎?)似乎把這個接駁段的生意「包」給了某家旅行社的兩兄弟,因此當我們抵達棉堡時,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才上班兩天,我們這一小組就好事不斷。

首先是我開工第一天就有了一個好兆頭,在台灣拿了一個論文獎。原本只是不經意跟老闆聊到,因為我在寫論文的期間,他私底下幫了我很多忙。沒想到他竟然寫了一封信,通知我們這個小組的成員,然後小組成員就開始上演擁抱、恭喜的戲碼。最令人驚訝的是,
我老闆竟然憑自己,找出了只有中文介面的獲獎消息給大家看,然後大家就開始研究,這是什麼「terrible picture」的文字系統!然後我老闆的先生(他其實在這個領域更是號人物),也竟然來敲了我的門,握手跟我祝賀。接下來,這個消息就開始在所內散播,我們那位位高權重的所長,竟然也發了一封信給我,問我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是否還適應這裡環境,天呀,我其實還沒跟他見過面耶!只有從他的文章還有書裡頭認識他而已。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在我正式工作的前一天,知道了一個消息:S. Dehaene 將要在我們學校獲頒海尼根獎 (Heineken Prizes)。



S. Dehaene 非常年輕(1965 年出生,今年才 43 歲吧),卻在認知科學這個領域已經到達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境界。不管你從事哪一個領域的研究,很容易就會讀到他的著作,因為他的研究興趣廣泛複雜,但個個都是這個領域的重要但尚未解決的議題。從最早期研究數的概念、文字辨識、閾下的知覺處理(subliminal processing)、到最近的意識研究。一開始你可能會納悶,這些看似不同的領域,彼此之間有什麼關連性?但 Dehaene 就是可以將這些研究串連起來,告訴你他所關心的最核心議題:意識與下意識兩條路徑,如何有交互作用?又如何對人類的認知處理歷程產生影響?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