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經過漫長的旅程,我現在已經完成 80% 的旅程,從台北、香港到法蘭克福。現在正坐在法蘭克福的機場內(現在是早上 8:209:15 的飛機即將完成最後一趟旅程:抵達萊比錫)。 

法蘭克福是一個很大的機場,國泰的班機是降落在第二航廈,而我轉萊比錫的則是德航(Lufthansa
LH)在第一航廈。因此必須搭乘 Skyline(機場的接駁車)。法蘭克福機場的行李推車很特別,它的兩個前輪和後輪的距離及斜度有點不同,因此你可以用這個行李推車上下手扶梯都沒有問題。 

雖說是到萊比錫,但是法蘭克福為抵達德國境內的第一站,因此所有的通關都會在法蘭克福完成。原本我還緊張兮兮的,想說在飛機上都沒有發任何通關該填寫的表格。但實際上通關頗為順利,他們連問都沒問,也沒有表格需要填寫,更別說像美國那樣按指紋、照相之類的。
 

由於國泰是在第二航廈降落,而從法蘭克福到萊比錫則是搭乘漢莎航空,因此要轉到第一航廈。第一航廈是德航漢莎航空的大本營,連登機門旁的休息區都和別家不一樣。他們在登機室還備有研磨咖啡和花果茶包以及報章雜誌供所有客人「無限、免費」使用。還有那種咖啡桌可以讓客人休息呢!雖說是無限、免費但其實是有限時的。因為只有在登機時間的前一小時,他們才有人騎著腳踏車把東西準備好,過登機時間後他們又會騎著腳踏車把東西收走了!

從萊比錫機場到萊比錫火車站還發生一段插曲。由於法蘭克福飛萊比錫的飛機有些延誤,加上我在機場買票時等了很久(在我前面有三個人,這位德鐵的小姐竟然花上
30 分鐘售票,而且這前面這幾個人都還是德國人)原先預期11:30絕對可以到火車站便不可能了,這使我非常著急,因為我跟MPI一位 Post-docRoman Lipelt)約好在那時碰面。雖說有他的手機號碼,但初次到德國,又有兩大包行李,我實在無法這麼快進入狀況。好不容易到了月台,又想再次確定我到的月台是否正確,因此又向唯一在月台上的兩個人詢問,沒想到他們也是初次來到萊比錫,德語也不是很流利,不過他們願意再去問其他人。一眼瞥見對面月台有一個亞洲男生,因為買票時他排在我前面,聽到他也是要去萊比錫火車站,但怎麼這時候火車快來了我們竟然在不同月台?這時那兩個人也跟我說他們確認過是在我們這個月台(而且我們也搭上車了),這時我趕快跑下車隔著月台向那個人大叫,好不容易他終於發現有人叫他,趕快比手劃腳叫他到這個月台搭車。上車之後三組人互相自我介紹,才發現這個亞洲男生其實是巴基斯坦人,而正巧另兩個人也是巴基斯坦人(但他們實在長的超級不像),因此他們便開始聊了起來。而我也順利地向這個巴基斯坦人借到手機重新跟 Roman 12:00 在火車站碰面。這種在異地大家相互幫忙的感覺還真是奇妙呢! 

遇見羅馬人
 
在車站接我的是 Marcel 的一個博士後研究,叫 Roman Lipelt,我們就姑且暫時叫他羅馬人吧(難不成要叫他羅馬字體嗎? Times New Roman),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遇到羅馬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他有車,我們不用再像流浪漢提著大包小包走在路上,憂的是他才剛來萊比錫半年,不太認得路(我希望我半年之後不是這樣),不過是德國人總是有差,至少認街道名時可以一眼撇見並且正確無誤地唸出,哪像我還在那邊拆字時,車都過去了(德文裡頭的複合字很大機會都會黏在一塊的,因此超過15個字母的字多的是。例如我住的街為 Wilhelminen Strasse,與 Delitzscher Strasse 交叉)。好不容易到了我住的地方。不過由於羅馬人也是剛從柏林搬來這裡,因此我心裡盤算著,一個月後要找房子可能要指望他的幫忙了。 

第一個月的「豪宅」
 
我第一個月住的是 MPI Guest House。這一整棟有六層樓,每一層樓有二至三間的公寓)。我住的是頂樓(DG)兩間公寓的其中一間,不過我不是很確定其他層樓是否有人居住。我的這層公寓有三間房間,我住的並非是其中最大的一個房間(但其實其他兩間也沒有人住,而且門也沒鎖),除了三個房間(最大房間為套房,套房衛浴是有浴缸的,Bad und WC)之外,還有一個衛浴(淋浴加廁所 Dursche und WC)、一間廚房以及一個客廳。這個廚房省去我剛來的許多不方便。廚房裡頭有各式各樣的廚具以及餐具,也有電爐、烤箱、煮水器、冰箱以及咖啡壺。因此我不用費力的去買許多家具。只需去超市買一些食物回來烹煮即可,可以省下不少錢呢,不過這個代價是一個月400歐,誠如我老闆所說,在萊比錫一個房間這樣是很貴的,但你如果想像是租一整層 400 歐則是很便宜的(但我其他兩間也睡不到呀),不過這是第一個月的權宜之計吧,我還怕我以後找房子會覺得從天堂掉到地獄! 

我的第一頓晚餐
 
中午跟羅馬人一起去附近的地方吃中餐。當我吞下那些胡蘿蔔時我就知道不妙了,這樣的一頓飯也要 5 歐元(一片沒味道雞肉片加上一堆胡蘿蔔)!晚上去車站下面的超市買東西,覺得這裡的民生用品其實不貴,特別是水果罐頭吧!這裡的一罐水蜜桃罐頭只要 0.5 歐元(約 20 元台幣吧),一顆生菜也只要台幣 20 多元即可買到。不過從這時候開始,我開始體會到出了MPI之後,生活上的一些不便。萊比錫並非是像柏林那樣的國際大城市,開始體會到出了 MPI 之後,生活上的一些不便。在這裡即便是年輕人,他們也不太會說英文,特別是像這種賣民生必需品的地方,櫃臺都是婆婆媽媽一輩的人當收銀員。用很簡單的德語向他們問好了,他們回答的德文我也只能抓關鍵字聽。不過買食物是最沒有語言障礙的了,很多食物就是擺在那邊一目了然,不過你要是買的是罐頭可就要三思,有些狗食罐頭可是弄得很像人吃的。好不容易回家弄了第一頓晚餐,順便研究一下地圖,明天要去弄清楚大眾捷運系統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