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Wundt Eiche (Wundt's Oak)


在萊比錫尋找馮德遺跡

遺跡三:路邊一棵馮德樹

在哪裡?

Clara-Zetkin Park
(萊比錫市中心的西邊)


如何去?


圖:Clara-Zetkin Park,風景十分優美。

Tram 到「Clara-Zetkin Park」下車。ADAC 的萊比錫地圖有標示一個 Wundt Platz 的地方,可以比較容易找到位置。

前面有提過,馮德是一個自律甚嚴的人。自從他搬到萊比錫之後,除了聽音樂會之外,就鮮少有其他社交活動。就像德國的康德(
Kant)一樣,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到萊比錫城西的「Clara-Zetkin Park」公園散步。

這顆被稱為「
Wundt Eiche」(英譯:Wundt’s Oak)的樹,是因為馮德每天都會散步到此,並坐在這顆樹下休息。因此他們便特地把這顆樹,稱做「Wundt Eiche」。還有人打趣地說,可以用看到馮德來此散步的時間,來調整他們的手錶時間呢!

附註:這個地方其實不好找,因為一般的地圖不會有標示,而這個公園非常非常
…….大。而且這顆樹的附近並沒有任何標記,說明馮德跟這顆樹的關係。我們找到這顆樹的時候,樹幹上還張貼最近在社區要舉行二手跳蚤市場的消息,看來這顆樹已經徹底融入當地生活之中,並非是一個死板板的古蹟文物。

能找到這顆樹,說真的,真的是運氣。一開始是因為我的大陸同學告訴我,他的
ADAC 地圖上在這個公園中標示了一個「Wundt Platz」的地方,因此推論這顆樹應該在這個廣場附近。但我們循地圖找到馮德廣場,卻發現並沒有任何有標記的樹。其實,我們去找這顆樹的那天,是我要離開萊比錫的當天早上,行李都還沒打包,下午就要搭火車離開這個地方了。只是找尋馮德遺跡,是我在萊比錫的心願,就差這麼一個,實在心有未甘,因此拉著同學來陪我圓夢。本打算就此放棄,結果剛好遇到來廣場植樹的一群工人們,他們正打算種植新的花苗移到新整的廣場上,並修剪一些舊的樹木。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我們趨前去問了他們。他們果然是我們的「貴人」,對這公園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不但告訴我們,我們所在的這個廣場並非馮德廣場。事實上,馮德廣場雖然美其名是個廣場,但其實只是一塊小空地而已,在我們所在的廣場的一個「小角落」,怕我們找不到,他們一群植樹工人還特地領著我們走到這顆樹前,告訴我們這顆樹就是。所以囉!在此要謝謝同學亞南,也要謝謝這群貴人們,因為天時地利人和,我才得以完成在萊比錫,找尋馮德遺跡的心願。

<延伸閱讀> 你可以再多認識馮德一點!
Aufwiedersehen!馮德與萊比錫(一)!
Aufwiedersehen!馮德與萊比錫(二)!馮德的墓仔埔也敢去
Aufwiedersehen!馮德與萊比錫(三)!史上第一個實驗心理學實驗室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