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每個人都趁著復活節往南方度假,先「偷跑」享受一下久違的陽光時,我卻不得已地往北方跑,假裝我還「眷戀」著刺骨凜冽的冬天寒風。

cross.jpg  

臨走前剛好跟台灣的朋友 SK 通上電話,得知我的復活節假期將在波羅的海的幾個國家打轉。知道我要去愛沙尼亞,便跟我提起,鼎鼎大名、鑽研記憶與認知的心理學家 Endel Tulving,便是出生於愛沙尼亞,爾後定居加拿大。1998-1999 年左右,Tulving 主辦並邀請了研究記憶與大腦的頂尖心理學家們(像是 Daniel SchacterElizabeth LoftusRoberto CabezaMichael Gazzaniga等),齊聚於塔林舉行了一個關於「記憶、意識與大腦」的會議,並將會議論文集結成書。至於為何他們選擇塔林這個城市呢?根據 Tulving 自己在書裡的說法,很重要的一個原因,當然是他和他太太都是愛沙尼亞人,他覺得可以讓他那一群不甚了解世界地理的美國同事們,瞭解愛沙尼亞。這一點我倒是不太訝異,歐洲小國眾多,語言(語系)複雜又有歷史文化的愛恨糾葛,因此我所遇到的歐洲人普遍對世界地理與歷史都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但我遇到的美國人就真的水準參差不齊。按照Tulving的親身經驗,他曾遇到他的美國及加拿大同事,把波羅的海的愛沙尼亞Estonia)與東非的衣索匹亞Ethiopia)搞混,或把歐洲北部的波羅的海Baltic Sea)國家與歐洲南部的巴爾幹半島Balkan)國家搞混。不過這種地理概念跟你是否親身認識(旅遊)這些國家有很大關係,像我對美國的各州地理位置分佈就非常粗略,也沒什麼興趣瞭解這個國家。

愛沙尼亞(Estonia,愛沙尼亞文寫成 Eesti,所以這裡網址的國名都是以「ee」結尾)是北歐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愛沙尼亞及拉脫維亞)之一。圍繞波羅的海的國家除了這三小國之外,還有北歐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瑞典及芬蘭,以及波蘭北部(例如格旦斯克)。波羅的海由於海域閉塞,降水量豐富,因此成為世界上鹽度最低的海域。但這裡的海岸線十分曲折,向北可延伸至北極圈並形成許多海灣(芬蘭灣、里加灣等)環繞,許多波羅的海國家也都將臨海大城定為首都或第一大城,像是瑞典斯德哥爾摩、芬蘭赫爾辛基、愛沙尼亞塔林、拉脫維亞里加以及蘇俄的聖彼得堡。

愛沙尼亞歷經兩次獨立。第一次是在一次世界大戰後期,透過德國軍隊的幫忙從俄羅斯手中獨立。但在納粹德國時期,納粹德國與蘇俄私下簽訂了德蘇互不侵犯條約,蘇俄佔領了愛沙尼亞的部分軍事港口,爾後並透過「公民投票」使得愛沙尼亞成為蘇聯的加盟國家。愛沙尼亞的第二次獨立是發生在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零年代初期的東歐政權共產極權解體潮,正式脫離蘇聯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首都為波羅的海名城塔林(Tallinn)。2004 年,愛沙尼亞加入歐盟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隨後於 2007 年底加入申根國家。所以現在到愛沙尼亞只要持申根簽證就可入境了。貨幣方面,這個國家仍使用愛沙尼亞克朗(EEK)而非歐元。目前的匯率大概維持一歐元比 15朗(EEK)左右。匯兌十分方便,以塔林為例,觀光客聚集的老城區及港口、機場等交通要點,處處可見 exchange office,只是有些匯率奇差,又要收手續費,這是唯一要留意的地方。

這次的假期,我是先待在芬蘭的赫爾辛基,爾後搭渡輪到塔林一日遊,傍晚搭長程巴士到拉脫維亞的 Riga。赫爾辛基與塔林之間的渡輪線非常繁忙爾且有許多家船公司可以選擇,單程時間大約二小時至三小時左右,因此十分適合以赫爾辛基為定點,然後進行一日遊的行程(如果沒有要到其他波羅的海國家的話)。如果以波羅的海為主題旅遊的話,塔林與斯德哥爾摩之間也有渡輪,但是需時較久,因此建議選有船艙(床位)的夜票。至於波羅的海三小國之間的交通,則是以長程巴士為最佳選擇,塔林到拉脫維亞里加的時間約是四到四個小時半,票價還算便宜。

 

愛沙尼亞老城區觀光

主要以兩大地方為據點:RaekodaTown Hall SquareToompea 區域。

RAEKODA(市政廳及其廣場區)

<Raekoa> 是老城區的精華也是人潮聚集所在。

 raekoda.jpg

廣場對面有一個 <Raeapteek>,過去作為藥局,現在則是博物館。廣場旁的這家匯兌頗公道,不但匯率優且免手續費。而且不限制匯兌金額大小。所以我把未花完的愛沙尼亞克朗,在臨走前又到這裡換回歐元。

raekoda1.jpg

 

townhallpharmacy.jpg exchange.jpg

 

小巷子裡的店面裝飾都很特別,VIRU 則是主要的 shopping street

 one bar.jpgads3.jpg

沿著 Vene 轉進 Katarina Kälk,小巷子裡則別有洞天。

這裡有一些展示的墓碑,深藏在巷子的陰暗角落。

 tombstone.jpg

離開廣場,沿著 Pikk 往北方走去,轉到 Olevimägi,沿路的建築物的裝飾都很奇特。

下圖這一家則是「House of the Brotherhood of Black Heads」。

 house of brotherhood of black heads.jpg

老城區由堅固的城牆圍繞而自成一區,與外圍隔開。城門 Fat Margaret’s Tower 旁邊的船及紀念館是為了紀念英國海軍在愛沙尼亞獨立戰爭中為了愛沙尼亞的獨立與自由奉獻生命。

 mem british.jpgthree sisters_1.jpg

在過去,城牆內是富庶繁華,城牆外又是另一個世界。愛沙尼亞雖然已經獨立,但這波經濟危機仍深深打擊他們。許多愛沙尼亞人離鄉背井到芬蘭工作,就是為了更豐厚的薪水。過去的塔林是芬蘭及其他北歐人的度假天堂。因為北歐的酒精課稅很重,因此各種啤酒及其他酒類特別昂貴,而愛沙尼亞相對便宜,且伏特加的品質不遜隔壁老大鄰居俄羅斯,因此以前每到假日,就有許多北歐人來這裡度假,順便扛了許多酒回去。不過這幾年因為愛沙尼亞的物價及酒價也暴漲,特別是老城區,根本是為觀光客而存在的一個區域,餐廳的消費物價已經跟赫爾辛基沒什麼差別了,因此這種觀光景象已經不復見。不過城牆內外仍是兩個不同世界。塔林的渡輪口及長程巴士站都在老城區之外,在這裡看到的建築物破舊和老城區裡頭刻意營造出來的觀光榮景形成很大的落差,也是諷刺。新穎高聳的玻璃大廈與老舊陳破的小公寓在城牆外的世界,以一種不平衡的和諧同時並存。

 

TOOMPEA區域

<Aleksander Nevski Katedraal> 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

 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_2.jpg Alexander Nevsky Cathedral_1.jpg

 

愛沙尼亞傳統美食

愛沙尼亞因為地理位置與俄羅斯相鄰及北歐國家,因此這裡的食物烹調融合了俄羅斯及北歐菜的風格。這裡的傳統美食中,最有名的是「verivorst」,稱為黑布丁(Black Pudding)或血腸(blood sausage)。至於一般人家的日常生活,則是以馬鈴薯沙拉及麵包為主。

 Kuldse Notsu Korts_3.jpg Kuldse Notsu Korts_1.jpg

黑布丁或血腸其實不是只有愛沙尼亞獨有,歐洲其他國家像是法國、德國、荷蘭、西班牙及東歐其他國家都有類似的菜色。但愛沙尼亞的黑布丁跟芬蘭的「mustamakkara」很像,但在傳統習俗中,這是只有在冬天,特別是聖誕節時所吃的食物,但現在在任何時節都可以吃得到。和德國香腸很像,餐廳裡供應這道菜時還會配上馬鈴薯沙拉、麵包及醃酸菜。蘸醬則和其他地方不同,愛沙尼亞的血腸是配上越橘(Lingonberry)果醬,鹹的血腸配上甜的果醬,還真是有點衝突的組合。

 Kuldse Notsu Korts_blood sausage.jpg

至於嗜吃辣的人也不用擔心。在美國吃熱狗配的是黃芥末醬mustard),在德國及歐洲吃香腸或烤雞,配的是芥末子醬pommery)或法式第戎芥末Dijon mustard)。黃芥末醬跟芥子醬的辛辣味比較溫和,主要是取其跟肉類食物融合之後的香氣,或者使用芥子碎粒跟蜂蜜調勻當作沾抹肉類的基底醬料。而在波羅的海國家的特色辣醬,則是一種由「辣根」(horseradish),這種植物製成的高級辣根醬。它不像前面這幾種辣醬是偏鮮黃色的膏狀,而是偏黃白色膏狀,在餐廳裡頭給的辣根醬,是以新鮮辣根研磨加上奶油製成,比較高級,但也非常地辛辣。它的味道跟日本的山葵醬(哇沙米)非常相似,但是比較不嗆鼻,同時在辛辣的口感中還帶有清新的蔬菜甜味。其實美式黃芥末、芥子醬、第戎芥末、辣根及日本哇沙米(澤芥末)都是使用類似(例如山葵、辣根)的十字花科植物磨製而成,只是有些使用根部的地方,有些使用了種子的部分。原本餐廳在呈上血布丁這道菜的時候只給我越橘醬,我還特地跟侍者要了辣根醬試試,果然餐廳供應的黃白色的辣根醬十分辛辣,害我試了幾口之後就放棄。

 Kuldse Notsu Korts_beer and vana tallinn.jpg

愛沙尼亞的啤酒及烈酒也十分推薦。當地最受歡迎的兩種啤酒是「Saku」及「A. Le Coq」,一般餐廳及咖啡店都有供應,超市也有得買,我試的是後者,味道不輸給德國啤酒。受到俄羅斯文化的「薰陶」,當地的伏特加品質也非常高,最有名的是「Viru Valge」(Vironian White)。不過波羅的海區域的人民常常將一些草藥植物與烈酒混合泡製,類似「藥酒」,據說可以治療感冒。我要推薦給女生的就是這一種 herbal liquor,叫做「Vana Tallinn」(old Tallinn)。除了直接喝之外,女生還可以搭配無糖奶油混合,這個酒的口感意外的舒服不刺激,直接喝有點像蘭姆酒,加了奶油之後,則有點像咖啡甜酒。

 olde hansa_1.jpgolde hansa_2.jpg olde hansa_4.jpg olde hansa_menu.jpg

愛沙尼亞老城區中有許多打著傳統菜名號的餐廳,藉以吸引觀光客。其中你最不可能「錯過」的就是這家「Olde Hansa」。不但地理位置絕佳,就在市政廳廣場的後面,你絕不可能找不到之外,他還兼營了傳統手工藝店,更搶錢的是它臨時搭設攤販炒肉桂核仁,由身著傳統服飾的女服務生免費發給路人試吃以招攬生意。店裡的擺飾、菜單設計、服務人員的服裝都非常復古,觀光客想要不在這裡掏錢都很困難。因為我已經在另一家餐廳吃過血腸了,已經無力在這家餐廳消費大餐。不過走累了你還是可以在這裡稍做歇息,喝一杯咖啡或吃個甜點,寫一寫明信片後再出發。這裡有一道甜點叫做「玫瑰布丁」(Rose Pudding)。別害怕!這個不是像剛才的血布丁又把一堆玫瑰塞進腸衣裡頭。侍者端上來的時候,其實它並沒有我們所認知的「布丁」的形狀,反而比較像是「puree」或是比慕斯還要輕柔的「糊」狀,再點綴兩瓣玫瑰花瓣,還蠻特別的。

olde hansa_rosepuddingekoffee.jpg

 olde hansa_5.jpg

我們之前提到的 Tulving,曾經有一次說了一個關於 episodic memory 的愛沙尼亞民間傳說。一個小女孩曾夢到自己參加一個宴會,因為沒有湯匙而吃不到自己心愛的甜點。為免又遇到相同的窘境發生,她決定之後都帶著湯匙上床睡覺,為了「日後有天可能發生」的宴會甜點做準備。這個愛沙尼亞傳說,爾後則激發了德國萊比錫一群人類學家,研究靈長類「保存工具未雨綢繆,以備未來不時之需」的計畫(planning)能力,並發表在「科學」期刊上。這段插曲曾出現在之前我的另一篇介紹萊比錫動物園的文章裡頭(請點選此:Wolfgang Koehler以及萊比錫動物園 Pongoland )。三年之後,我循著這個愛沙尼亞傳說,來到了塔林。這裡最有名的紀念品是琥珀,不過我卻保留了一張明信片,以及幾枚克朗幣,作為這個老城區最美的回憶。

 

 <旅遊資訊>

赫爾辛基--塔林(及其他波羅的海城市)之間的渡輪公司

TALLINKhttp://www.tallinksilja.com/en/

VIKING LINEhttp://www.vikingline.fi/index.asp?lang=en

ECKERÖ LINEhttp://www.eckeroline.fi/en/default.aspx

 

找便宜機票到波羅的海國家

RYANAIRhttp://www.ryanair.com

常推出便宜票從德國法蘭克福到芬蘭的 Tempere,我訂的票含稅且不托運行李只要 20 歐。Tempere離赫爾辛基搭火車約一小時多且班次眾多(可查http://www.vr.fi/heo/eng/index.html)。缺點是 Ryanair 的法蘭克福機場是 Frankfurt-Hahn 機場,而不是我們知道的那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如果不開車而是搭公共交通工具的話,要從法蘭克福、Mainz、科隆等鄰近主火車站(Hbfmain station),搭 Ryanair 的交通巴士抵達機場,需時一小時到兩小時。或是前一天傍晚抵達機場附近的機場旅館(例如:這家便宜機場旅館(B&B Hotel Frankfurt Hahn-Airport Hahn)一晚不到 50 歐,走路不到三分鐘可抵機場,但我遇到的服務人員很機車)

AIR BERLINhttp://www.airberlin.com/prepage.php

AIR BALTIChttp://www.airbaltic.com/public/index.html

 

波羅的海三小國之間的長程巴士交通

EUROLINEShttp://www.eurolines.ee/en/node

從愛沙尼亞出發,英文介面。塔林的長程巴士站位於老城區外,地址是 Lastekodu 46, 10144 Tallinn

ECOLINEShttp://www.ecolines.net/

歐洲各大城市之間的巴士交通

 

餐廳資訊

<Kuldse Notsu Kôrts>

Address: Dunkri 8。豬肉料理愛好者的天堂。供應傳統愛沙尼亞菜餚,例如黑布丁。

<Olde Hansa>

http://www.oldehansa.ee/

Address: Vana Turg 1, 10140 Tallinn。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