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詳見黎敘邊境之暗夜驚魂

我在黎敘邊界被警察「遣返」回敘利亞,一路從 Hemos 搭十人座小巴(但其實裝了十七八人的李堂華特技團專車)轉搭開往大馬士革的夜巴,在旅館遇到好心人,(我們還有一段很瓊瑤的對白),他說頂樓roof)還有一個空床位,還幫我從其他旅館「撂來」了保暖的枕頭跟毛毯。一覺醒來,發覺我睡的「roof」其實是……

[本集開始] 

刺眼的陽光約莫早上六點多就把我「刺」醒。我睜開惺忪的睡眼,發現我昨天以為的「roof」,其實不是「閣樓」,也不是像「飯團之家」那種還可以擋個十幾年的「頂樓加蓋」,而是實實在在的「屋頂露台」。因為這種「頂樓加蓋」並沒有「牆壁」,只是在頂樓上加了一大片鐵皮當作遮蔽物而已,而且放眼望去竟然有二十張床且沒有任何一張空床。因為只是過夜一宿,趁一大早回約旦安曼,而且為了怕吵到旁邊的「床友」,所以便躡手躡腳地將所有「細軟」都收拾好到最下面的中庭花園,把行李打開,啟動「飄浪女模式」,開始忙著梳洗化妝。沒想到,那個因為半夜不知那裡來的畢取敲門,而忙了一整晚的可憐蟲,現還在櫃臺前面呼呼大睡呢!

後來我才知道,因為此刻接近敘利亞的旅遊旺季,凡是在旅遊書上叫得出名號的旅館,此刻必定沒有空房。所以敘利亞的旅館業者(其實後來去 Petra 才知道約旦很多旅館也有此等壯麗景色)便會在頂樓多擺上好幾張床,再搭蓋一大片鐵皮當作遮蔽,這跟睡帳棚的價位差不多,比「dorm-bed」還要便宜(360 敘利亞幣,約五、六歐元還附豐盛早餐,也可以使用旅館設備)。反正會考慮這種床位的多半是背包客,他們也不會奢求什麼五星級大飯店的配備。

 

終於在旅途中得以享用一頓悠閒的早餐,還跟鄰座的人交換旅遊資訊。有人剛從以色列驚險回來(多半是因為簽證問題),去的前一天剛好遇上邊界情勢緊張,所以整個耶路撒冷警衛森嚴,特定時段還只能待在旅館不得外出,這位澳洲人的機票因為是從大馬士革搭飛機回澳洲,為了怕回敘利亞時有問題,進出以色列時,還特別跟他們說,希望他們能夠把關防蓋在別的紙上而不是在護照上(因為聽有些背包客說,即便他們跟以色列關防說明他們還有其他行程在鄰近非埃及非約旦的區域,有些「愛國心強、主權意識高」的以色列關防,仍然大手一揮就大剌剌地蓋在護照上,嚇得他們考慮要去大使館辦理護照遺失跟辦新護照),還好原本想要蓋章在護照上的以色列關防心軟,便依照他的意思蓋在另張紙上。

跟旅館換好足夠的敘利亞幣,並問清楚如何搭 shared taxi 到安曼及其價錢之後,便依照他們的建議,先搭 15 號公車(還好這次有我們看的懂的阿拉伯數字,而非以阿拉伯文書寫的數字)到「Somanari」站,在那裡可以選搭長程巴士或 shared taxi 回安曼。敘利亞的巴士很新,而且很便宜,一趟公車只要 10 SYP


因為在旅途中有聽說,除非是不需要辦簽證的人,或事先已辦好簽證的人才,巴士櫃臺才會賣你票,否則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們是會拒絕賣票給你的。加上巴士(500敘利亞幣)跟 shared taxi700 敘利亞幣,一台車加司機只有四人,而且座位新穎舒適)的價格差不多,我便開始找尋要去安曼的車子。來到中東已有些日子,除了皮膚曬比較黑之外,臉皮也厚了不少,現在也會抓準司機的心理然後大砍特砍,在其他兩位乘客(一位敘利亞人、一位約旦好野人)都是以 700 SYP 成交的情形下,司機只收我 500 SYP,我的殺價功力又在此因吸收日月精華而大增不少。

車子一路平穩地往邊界開去,我也暫時可以喘口氣好好休息。其間,我們停在一個店家前面稍做休息,那位約旦好野人乘客可能是「衣錦還鄉」吧!不但穿著打扮體面不說,還買了許多「伴手禮」準備帶回約旦;另一位敘利亞青年也乘休息時在空地抽根煙;我因為疲累而待在車上,那位敘利亞青年以為我「生性閉塞」,不好意私下車買飲料解渴,還買了一瓶飲料送給我呢。其實我只是太累了呀!

略做休息之後,車子又這麼一路平穩地往邊界開去。陽光普照,我的心也跟著豁然開朗了起來,這一定是老天爺給我的好預兆吧!往後的旅途一定會像此刻的陽光般地燦爛吧

此時司機的手機鈴聲大作,反正這裡也不甚計較什麼邊開車不得講手機的規定,司機便接了手機應話……#$%&*!@......(都是阿拉伯文啦!)%$#&*^@#............雖然司機講阿拉伯文(其實車上只有我一人不知司機在說啥),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來他似乎跟對方起了很大的爭執,感覺很像夫妻大吵那樣,那時我還心想:司機不知道娶到哪個阿拉伯女人,這裡的女人不是應該以夫為天嗎?怎麼膽敢跟男人平起平坐呢?接完手機後,司機的臉色突然變的很沈重,車子內的空氣顧不得外面赤炎炎的太陽,瞬間凝結了起來。約旦好野人乘客坐在前座,司機隨口跟他抱怨了幾句,他還好心地安慰司機。只是不知為何,他的樣貌似乎正尋求約旦人的協助?咦?這位約旦人難道是婚姻兩性專家?只見約旦人又叫他放寬心,司機的情緒才稍微平穩些。

車子又這麼地一路往前開,終於到了敘利亞及約旦的邊界。我們先是平順地過了敘利亞的邊防,這表示我是真的真的,在沒有敘利亞警察的押送下,安安全全地離開了敘利亞(當時要離開 Hemos 跟黎巴嫩邊界時,敘利亞警察曾在我的護照中夾上一張白紙,上面寫了些阿拉伯文,我因為害怕上面是我「闖關未遂」的紀錄,因此就將它「毀屍滅跡」了)。接著,我們一行人又來到了約旦的關防,約旦的關防分成兩部分,先是檢查車子,後檢查人。因為車上只有我一人需要申辦入境落地簽,為了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在車上早已備妥證件,下車後就馬上衝到關防去報到。

在我辦簽證的時候,就發現司機一直非常忙碌的地在辦事處裡面穿梭,原本還想說他是不是在幫我們先去跟關防人員打個照面好辦事呢?可是剛才在檢查車子時,我們這一車還特別嚴格呢!連後車廂所有的行李都得一一攤開來勘驗。終於辦完了簽證,便急急忙忙趕回車子邊,卻發現同車的另外兩位乘客也在車子外面等候,約旦好野人一直用手機聯絡事情,敘利亞青年則一副休閒自在的樣子,我也不疑有他,反正車子在、車鑰匙也在,但怎麼就不見司機蹤影?!

三個人就這麼傻傻地在烈日下等了一個小時,我實在忍不住了,只好再使出獨門心法,用很破爛的英文問約旦好野人,司機究竟去哪了?約旦好野人跟敘利亞青年相視而望給了我意味深遠的一笑用阿拉伯語但配合了再清楚也不過的手勢:「司機(作轉方向盤狀)被抓去關了(雙手併攏向上狀)!」

什麼?!司機到底是做了什麼事?為什麼約旦警察這麼神通廣大抓了他?後來才得知司機當時氣急敗壞跟電話裡頭的人吵起來,似乎就是在討論這件要不要過約旦邊關這件事情,而之所以跟約旦人有所討論,是因為約旦好野人剛好認識邊關的有力人士,可能因此有比較好的待遇吧!總之,半個鐘頭後,司機是被警察銬著出來。司機先是跟約旦好野人講了幾句,看起來好像是很感謝他的幫忙似的,就跟著警察到馬路對面的警局去了,我望著司機的背影,心想,他再也沒有辦法跟我們一路到安曼吧。辛辛苦苦殺的 500 敘利亞幣大概也一去不返了,還是想想該怎麼從邊界到安曼比較實在。

原來剛才約旦好野人一直忙著用手機在聯絡事情,為的就是從安曼叫一輛他信的過的司機的車。我逮住這個機會,問好野人可不可以讓我跟他的車, 然後我們平攤車資,還好好野人對我還不錯,只意思意思收了我 5 約旦幣,而且讓我進到市區,在投宿的 Farah 旅館下車。

終於,在費盡千辛萬苦之後,我終於又回到熟悉的安曼以及熟悉的旅館。因為接下來要去夢想已久的Petra,便先到 JETT 巴士買隔天的巴士票(早上 06:30 發車,單程 8 JD,約 2.53 小時抵達)。今天實在太累人了,待會還得跟 Wang 報平安呢!希望他黎巴嫩之旅也順利平安!

至於司機是因為何故被約旦警察抓走呢?對我來說,一直是個謎呢!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俞玉婷
  • 你好,冒昧打扰了。
    我是上海《旅游情报》杂志的编辑俞玉婷,冒昧想请教一些关布达佩斯的问题。
    不知道可以吗?
    msn和邮箱:irovelian@hotmail.com
    电话:021-62669696-8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