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老闆這一組 group 人數以有絲分裂的速度擴大中。我們小組中有 3 人待在 MPI 主要建築物;羅馬人是 post-doc ,最近又新收了一個(碩士加博士班)學生,還有來自英國合作實驗室的三位學生,他們要待上三個月並執行歐盟合作計畫。



大概是因為新面孔很多,所以老闆心血來潮地在他們家舉行一個 home-party。我老闆負責提供各式飲料,羅馬人則號召一人帶一樣東西到老闆家。


圖:德漢全席


一開始我還不以為意,按照我解讀羅馬人信中的意思,這件事情應該是可做可不做,而且也沒規定一定要自己做的東西。不過兩手空空去也實在很不好意思,還是得準備一樣東西好了。

決定要帶一樣東西之後就開始令我苦惱了。如果是準備德式食物,那我準備的東西鐵定會被這群德國人認為是很不道地的;可是準備中式食物嘛?這裡的亞洲超市很小,很多我慣用的材料都買不到。幾經橫量之下,我還是決定以中式食物殺出一條血路。我當時的想法是:中式食物再難吃,應該也比德國食物好吃吧!而且就算他們不喜歡,也應該會歸因這食物太過道地,因此不合他們的口味,而不是難吃,那就無法評估我的手藝精不精湛了。

中式食物很費功夫,而且材料也不是很好買。我後來選擇做炸春捲(Fruehlingsrolle)。內餡除了香菇之外,其他的蔬菜、絞肉應該都可以在德國超市買齊。春捲皮是在亞洲超市買的,不過買到的是越南春捲皮,將就吧!此外,還做了甜辣醬以搭配炸春捲。其實我之前沒做過炸春捲,我也曾經上網找過中文食譜,但都缺少一兩樣東西做罷,我後來參考的一份食譜是德文食譜,不曉得是中國人還是德國人寫的。不過我實在沒有勇氣告訴他們我其實是第一次做炸春捲,而且竟然還以非常貧乏的德語能力「閱讀」了一份「以德語寫成」的食譜並照做。

當晚到了老闆家之後,我就後悔為什麼沒有多學一兩道拿手菜再來?原來這裡暗藏了許多高手,我老闆收的學生或助理大多是女孩子,個個身懷絕技,有人做了麵包、有兩個組人馬分別各做了湯(或是燉菜)、有人做了點心餅乾拼盤並自製波菜沙拉醬、有人做了義大利披薩捲,唯一的一個男生羅馬人則帶了各式各樣的起司及葡萄。頓時之間氣氛變得緊張起來,幾組人馬都在老闆家進行最後的加工動作,有一組人馬竟然不知道去哪裡扛來一個大南瓜當作容器裝他們熬的湯。由於羅馬人沒有協調好,所以有兩組人馬都做了燉菜煲湯,結果沒有人做甜點。我原本預期應該要回家吃泡麵的,現在則非常後悔沒有多學兩三道菜再來。你看了照片就知道,這根本是滿漢全席,競爭多麼激烈可想而知。我後來旁敲側擊得知,原來我老闆的太太很會也喜歡做菜,也碰巧前幾次我老闆舉辦類似聚會的時候每個女孩子都很會弄幾道菜,即便是新來的人,他們其實之前就曾待過 MPI,現在算是回娘家吧。所以大概只有我不知道這原是一場鴻門宴呀!所幸在「無人傷亡零中毒的情形下」,大家都覺得炸春捲蠻不錯的!我想也是,我們這一組不是一向都主張「perception 」會影響我們的「action」嗎?我看過的春捲可比你們吃過的春捲多太多吧!


圖:Mendy 的菠菜沙拉醬一級棒!擺盤豪華海派!



圖:Simone自製鹹捲麵包,比一般市售鹹捲口感要來的鬆軟有嚼勁,適合配啤酒喔!
還有我的炸春捲,很有日式擺盤風味吧!



圖:英格蘭南瓜二人組,南瓜實在太搶眼了。Pop-out也不過如此吧!
萬聖節是現在嗎?南瓜不知從哪裡拿來的?


圖:羅馬人當成控制組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