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搬到比利時的兩個月中,我曾到比利時西邊的一個古鎮布魯日(Brugge)一日遊。

 
 
從根特到布魯日並不困難,比利時的國土總面積比台灣還小,而且根特到布魯日無須轉車,往西的車程約一個小時便可抵達這個逐漸熱門的比利時觀光重鎮。

 
 
布魯日在比利時西北邊,是西佛蘭德省的首府及最大城市,也在比利時的荷語(其實是佛蘭德語)區內。早在十二世紀時,憑恃著一條通往北海的天然海道,這裡成為英格蘭法蘭德斯北海貿易商圈的重點城市。英格蘭的商人進口了葡萄酒及穀物,漢撒城市聯盟的船隻在這裡停靠,這裡的主要交易還有羊毛紡織布料,使得布魯日從十二世紀到十五世紀間成為連接地中海及北海貿易商圈的重要商業殖民地,並為布魯日帶來大量的資本及財富。

 
 
布魯日的輝煌榮景可惜只維持了三百年。從十六世紀開始,連接布魯日的海道紛紛開始淤積,使得布魯日作為低地國貿易龍頭的地位開始搖搖欲墜,逐漸由安特衛普(現於比利時境內)取代。布魯日人曾經想要挽回頹勢,他們更新汰換老舊的港灣設施,也想要疏通淤積的運河渠道,並且推銷他們的蕾絲產業,可惜這些努力終究徒勞無功,布魯日的光環喪失殆盡,黯然於歐洲貿易舞台中退場。1892 年,比利時的詩人及小說家 Georges Rodenbach 還稱布魯日為「死寂之城」。

 
布魯日的東山再起則是到了二十世紀才開始,只是這次他們靠的是前人所遺留下來的歷史文化美景,而不是硬梆梆的海運貿易。在政府及市民的努力下,在 2000 年,布魯日以其歷史文化資產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並吸引了西歐的觀光客前來。2002 年,布魯日這個沈寂了五百年之久的小鎮終於「出運」了,它與西班牙西部的薩拉曼卡並選為當年的歐洲文化之都。2005 年,布魯日這個小鎮的美更讓她擊敗了紐約、巴黎和布拉格等大城市的喧囂繁華,被英國旅遊雜誌「Group Leisure」選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

 



 

晚餐則找了一家比利時菜的餐廳吃飯。吃的是燉牛肉配上當地的比利時啤酒。這裡的比利時啤酒香氣十分濃郁,還傳來陣陣麥香,味道也十分清爽。
餐廳似乎十分熱門,進去的時候原本沒有任何客人,但侍者告訴我只有一桌可坐。他們的晚餐位置已經被預訂一空。

歐洲飄浪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